The Prodigal Father


有一位財主,他有兩個兒子。他坐擁祖宗留下來的百畒大農莊。但他為富不仁,不單對家丁非常刻薄,還勾結官府,巧取豪奪的侵佔了農莊附近的小農民的田地。

小兒子對父親所作所為看不過眼,常以祖宗遺訓勸勉父親。但父親不聽忠告,最後小兒子忍無可忍,對父親說:「爸爸!恕我不可能和您生活下去了。請把我應得的家業分給我吧!」過了不多幾日,小兒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來,往遠方去了。

沒有小兒子的反對,父親變本加厲。以前他還會把侵佔的農田租回給農戶耕作,如今他把農戶趕走,把地賣給發展商,蓋了工廠、酒店、賭場。他對大兒子說:「我們賣地得到的財富,幾輩子也花不盡,我們只管吃喝快樂吧!」

只是好景不常,幾年之後金融風暴,財主的積蓄在股災中蝕了大半。農莊的水源被工廠污染,種出來的農產品帶毒,不單賣不出好價錢,還惹上一身官司。家丁因為主人刻薄,見勢頭不對,紛紛離去。最後父親破產收場,一無所有。

父親醒悟過來,悔不當初,說:「怎麼當年沒有聽小兒子的勸告,離棄了祖宗的遺訓?我要起來,到小兒子那裏去,向他說:『我得罪了天,也得罪了你。從今以後,我不配稱為你的父親。我只求你像收容一個無依老人一般的收容我吧!』」於是他起來,到小兒子那裏去。

小兒子當年拿了他分得的家產,到遠方買了一間小小的有機農場,也已經娶妻生子,成家立業。在他努力經營下,小農場雖然沒有以前大農莊的規模,一家卻是不愁温飽。有幾名以前農莊的家丁也來投靠少主人。

小兒子聽見父親來看他,趕緊開車到機場把父親接到家中。他把家中最大的房間讓給父親住。父親對小兒子說:「兒啊!我得罪了天,也得罪了你。

我沒有聽從祖宗的遺訓,敗壞了祖宗的家業。

我沒有善待為我工作的人,以至家中沒有忠心的用人,只有付炎趨勢的小人。

我勾結貪官,以至我們的社會失去了公義。

我沒有保護還境,污染了坭土和水源。

現在我們的家鄉已經被我毀了,不能回去了。

兒啊!你能原諒我嗎?」

小兒子回答說:「爸爸,金錢家業都是身外物,只有親情最是重要。您安心住下來吧!以後您、我倆夫婦,還有您的孫子,三代同堂,在這地方安居樂業好嗎?」

正說話的時候,外邊忽然傳來大聲的喧嘩,來了一羣凶神惡煞的人。細問之下,發現他們是大兒子的代表律師、他的手下和法庭派來的執達吏。原來大兒子見到家族生意失敗,深深不忿。想起了在遠方的弟弟,靈機一觸,找來了以前一同合作的貪官上法庭,強說當年小兒子分家的時候,法律程序失當,所以小兒子的有機農場法律上仍屬於家族的產業,現在大兒子要以家族的名義把農場收回來。

父親聽了前因後果,怒駡說:「這不肖子…」律師截斷了他的話:「老爺子,令公子行事作風跟您以前一模一樣,只會是青出於藍,怎會是不肖呢?」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